圣女果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石岗塞外迫说文化事 [复制链接]

1#

(年5月2日接受当地网站采访,根据录音整理。题目是编者加的。)

记者:石岗先生,欢迎你来塞外名城巴彦浩特,非常欢迎您来。

石岗:巴彦浩特是我经常来的地方,为什么还要欢迎呀?我也是主人。

记者:对不起,今天采访您不为别的,您知道陕西作家陈忠实去世了?

石岗:我知道,我是来的路上知道到。我感到非常悲伤。

记者:您不参加他的哀悼活动吗?

石岗:我在外地,再说悼念活动应该是有关部门组织的,我是云游的人,我只在心里感到悲伤,我和陈忠实没有过来往,彼此只有不到五分钟近距离观望吧!

记者:这是什么意思呀?

石岗:我记得是年还是年,全国公安文学研讨会在西安召开,我是办会的成员之一,陈忠实是特邀嘉宾,陈忠实坐在主席台上,会议中途我跑到外面过烟瘾,陈忠实后来也出来了,他也过烟瘾,我们好像互相望了一眼,然后各自抽各自的烟。谁也没理谁。

记者:你那会儿不知道陈忠实是大作家大名人吗?

石岗:我怎么会不知道呢?我读陈忠实的书读得神魂颠倒的,怎么会不知道呢?

记者:那你为什么不和他打招呼呢?

石岗:我们这一代人,和你们这一代人不一样。你们年轻人看见粉丝会扑上去,和他照相、合影、签名,我们那会儿不会,我们很羞涩。更具体说就是不好意思,我们很爱面子,顾虑很多,人家是名人,而且比我大20岁,我主动跑上去,人家不理我多丢人呀!

记者:那后来呢?

石岗:我和陈忠实互相对望一眼,然后各自抽烟,一会儿我先走了。

记者:后来呢?

石岗:没有后来,后来我从来没有见过他。

记者:请问你和贾平凹老师熟悉吗?

石岗:没见过,见过照片,读过他的书。

记者:我们想问问您的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